当前位置:凤凰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日本国债收益率变化

2003年夏天,日本国债市场波动大幅增加,导致了日本银行抛售日本国债,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由2003年0.5%连翻两倍多,到2003年9月已经涨至了1.6%。当时,10年期日本国债60天标准差的日变化从2基点/天,上涨至了7基点/天。因为日本国债的VaR超过了银行的上限。这种波动引致的抛售,变成了一个自我加强的过程,直到收益率上涨到一定程度,足以吸引对VaR不敏感的投资者买入。2006年3月经济复苏,零利率和量化宽松暂退,国债收益率上涨。
 
2009年1月到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日本再次回归零利率,量化宽松加码,国债收益率也随之下降。安倍晋三上台后,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政策目标利率下降,国债收益率下降,到了2016年,日本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零以下,变成了负收益率,可见投资者对日债的追捧到达了相当的高度。在2016年,日本央行委员佐藤健裕评价日本长期国债收益率降至零以下时称:“因收益率曲线极度趋平,且短期至长期国债收益率降至负值,金融机构正面临边缘资产负息差。当出现负息差,收缩资产负债表就成了一个合理的经营决策。
 
为了不向存在潜在高信贷成本的借款人借款,并向那些难以获得融资的企业提高贷款利率,未来这可能促使越来越多金融机构采取类似的行动。金融中介功能的下降可能影响金融体系在面对压力时,应对冲击的顺应力。此外,超长期债券收益率进一步下降可能会增加系统内金融失衡积聚的风险,同样令金融体系脆弱。同时还出现的风险包括那些盈利能力或财政稳健度有问题的金融机构,会在做出不充分风险评估的情况下发放贷款和投资。从金融机构为了追求极小的正收益率,最近开始购买超长期债券的举动来看,我发现经济的脆弱性堪比2003年的风险价值冲击。
 
”简而言之,在日本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零以下时,迫使银行去购买正收益率的超长期债券,佐藤担心16年的国债会陷入历史性的崩盘。巨大的头寸集中度,久期风险上升将导致类似于2003年风险价值冲击时期所经历的脆弱性,当时国债收益率的跳升,突破了银行对潜在亏损预期的模型,触发了大量债券遭到抛售。2016年3月,日本政府以-0.024%的平均收益率发售2.2万亿日元的10年期国债,尽管将购买十年期国债以刺激经济,但是由于收益率的下滑,对10年期新债的需求慢慢减少。有三类投资者会选择购买这种债券:
 
第一类是那些无论回报高低都必须持有一定政府债券的投资者,如央行、保险公司、养老基金和银行。
 
第二类是那些认为尽管收益率为负,但仍有利可图的投资者,日本国债以日元计价,如果外国投资者认为日元将升值,那么他们就会选择这种债券,而日元升值我们看来是大概率发生的事件。外汇兑换收益足以抵消负的收益率。至于国内投资者如果他们认为国内通缩将长期持续,那么也会愿意持有政府的负收益率的债券,因为名义价值减少了,但实际购买力却增强了。
 
第三类是那些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投资者,相比持有其他资产遭受更大损失,他们更愿意选择损失更小的债券。股市、大宗商品、公司债等风险可能更大,相比这些波动更大的资产,政府债券风险更低,前景更乐观。
 
2017年以及2018年日本货币政策整体较为平稳,日本国债收益率整体变动不大。但未来进入到全球经济衰退时,第三种投资者的需求会大量放大,届时会推升日债收益率继续走低。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06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